财经>财经要闻

国外的“月亮”

2019-10-29

国外的“月亮” 本文作者在办公室

  1990年,20多岁的我,一心想融入出国的大潮,没有做好前期准备和“功课”,就放弃了国内的医生职位,乘上了前往加拿大的班机。

  做茧自缚

  初到国外,我感到无所适从,就像春蚕活活将自己绕进了茧中。举目无亲、人生地不熟,在国内获得的文凭和工作经验都得不到认可,加之语言不通,要找一份像样的工作非常困难。但因囊中羞涩(出国时,全家人帮忙凑足了机票钱,怀中只装着几百美元),不得不先找一份能糊口的工作。

 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做清洁工。在一个化工研究所,每天下午4点半到9点半,等人家下班之后,我就去一个一个的办公室收垃圾、扫灰尘、擦桌子、洗厕所。做清洁虽不是很苦、很累的事,但和在国内做医生相比落差太大,心里常“不平衡”。但总不能怨天尤人,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。我充分利用做清洁的时间,一边干活,一边独自背诵英语短句和单词。那时我已在当地的一所大专学院注册了护士专业,学院要求达到高中毕业水平方可入学。我已在几周内通过了高中数理化的考试,还需拿下英文和生物的考试。

  为了提高口语水平,我又在当地的一家西餐厅找到一份帮厨兼洗碗的工作。厨房里有五六个人,我一有机会就与他们交谈,口语长进了不说,还熟悉了很多俚语、风俗习惯等。

  次年9月,我被当地学院的护士专业录取。于是白天读书,离开学校就去打工的生活开始了。我那时在“肯德基”工作,几年间,天天和炸鸡打交道,弄得我现在都怕吃鸡,甚至不愿闻到鸡肉的味道。

  有一段时间,我们一家三口都边上学边打工。我先生白天在学院的计算机专业学习,晚上打杂工;我儿子只有8岁,白天上学,放学送报。记得在一个天寒地冻之日,我们带他去送报时,他哭着问我们:“为什么你们要到这里来生活?”是啊,想到当初把他从国内优越的环境中带到这里,让生活一切从零开始,我们确实无言以对。那种苦涩无奈的感觉,真让我终生不能忘怀。

  破茧而出

  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,我和先生都毕业了,外语也过关了,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第二个难关――找工作。

  在找工作的过程中,我先生付出的艰辛如同爬雪山、过草地。他不知发了多少封求职信,却因没有加拿大的工作经验,大部分求职信都石沉大海了。遭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,他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,情绪极为低落。他常常自责自问:我们的移民之路走对了吗?如果找不到工作,下一步我该怎么办?我的退路在哪儿?想到他出国前曾是一个省会城市税务局部门的负责人,现在却为找工作四处碰壁、举步维艰,我真是为他心痛不已。

  毕业5个多月后,机会的大门终于向他打开,一家IT公司录用了他。

  和我先生相比,我找工作是比较顺利的。毕业后,我与一位当地医生联手,开办了一个针灸诊所。由于有很好的中医针灸基础和通过护士专业所学的医学英语,使我能够得心应手。

  日子一天天地好起来,我们就像破茧而出的飞蛾,尽情享受着快乐的人生。

  化蛾为蝶

  几年前,我被请回当地学院的护士专业做兼职老师,教授中医针灸。开课几年来反响很好,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,也是对我多年努力的一个肯定。

  我们没有满足现状,又给自己制定了更高的生活目标,这个目标超越了物质层面,而是注重精神上的追求,像做义工、健身、旅游等。

  近几年来,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义务帮助当地的华人协会组织各种活动,同时也为糖尿病协会做过许多义务工作。

  现在,我常常感到,我们已由飞蛾变成了蝴蝶,可以自由地、尽情地飞翔。

  对于那些正准备移民出国的人,我以亲身经历提出衷告:不要打无准备之仗,应三思而后行。因为国外的月亮并不比中国的圆,也不比中国的亮。只有事先了解清楚国外的情况,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和心理预期,出国后才不至于陷入窘迫之地。(加拿大 王思勤)

责任编辑:傅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