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>财经要闻

新西兰的魔幻湖泊陶波湖

2019-10-29

新西兰的魔幻湖泊陶波湖

  根据历史记载, 陶波湖是大约在1800年前一次猛烈的火山活动后形成的火山口湖,据说当年火山爆发的威力之大,连遥远的中国和罗马都感受得到,又因为火山喷发至高空的火山灰掩盖了晴空,东西方的两大帝国纷纷写下“白天的黑夜”的记载。

  这座现今世界最大的火山口湖,经过2000多年的休养生息,渐渐吸引了各式各样的物种前来栖息。我们的当地向导艾玛介绍说,陶波湖是新西兰家庭最喜欢的度假胜地。每年春夏时节,陶波市便会涌进大批的游客,因为陶波湖四周除了拥有多条健行步道,还有众多户外项目可以体验独木舟,挑战越野单车,搭游艇钓彩虹鳟鱼……一整天的高强度体力运动后,找处野溪温泉洗尽疲惫是最大乐事。

  Kawakawa Bay 这条经过特别整顿的步道,同时也是一条越野自行车步道,由小镇Kinloch 开始,沿着WhangamataBay 可抵达终点Kawakawa Bay,依照难易等级划分,属于轻量级。

  初秋的新西兰,舒爽的温度佐以温暖的阳光,无形中消弭了徒步即将开始的紧张情绪;沿着平缓的道路,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不再是城市的水泥高墙,而是一株株由翠绿植物所搭建的绿色隧道,静下心来,不禁问自己有多久没有和大地之母联络感情。想象2000多年前这里曾是荒芜、严峻的生态环境,然而现在环绕在周遭的再生林所展现出来的生机盎然,不免让人感到赞叹!

  也因为时序进入初秋,新西兰的大地正在展开一场色彩缤纷的时尚秀,沿途向导卓力向我们解说了各种植物的特征,当然也包括新西兰最具代表性的蕨类植物。沿途除了翠绿的隧道景致外,大地也为我们铺上一条金黄色的地毯。

  正当大伙气喘吁吁时,后方突然杀出一位穿专业自行车装备的车友,看着她踩踏着轻快的踏板,真想请她顺道载我们一程。由此我们也感受到新西兰人热爱运动的天性。其实骑乘越野单车并不比单纯健走来得简单,所需耗费的体力和技巧必须调配得宜,不然在半途中就要举白旗投降了。

  随着高度不断攀升,团员体力渐渐消耗到极限,虽然徜徉在芬多精的怀抱中,却不免逐渐失去耐心。正当眼前出现一段约45度的爬坡时,仿佛可以听见心中恶魔呼唤放弃的声音。正当大伙即将放弃之时,走出浓密的森林后,眼前所见的即是平静如镜面的碧蓝湖泊,那种“蓝”并不是调色盘所能创造出的色彩,湖面倒映着清澈无云的天空,这颗碧绿山林环绕的明珠,即是我们经过长途跋涉所得到的最好礼物。卓力此时告诉我们,现在所站的位置是观赏陶波湖的至高点,而Kawakawa步道所呈现的景色,也是陶波湖众多步道中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。

  休息片刻,我们再次踏上较为轻松的下坡行程。我们总是猜不透大自然的奥秘。翻过山头宛如进入另一个世界,再生林以另一种姿态迎接我们的到来,随着坡度趋缓,大伙的脚步也变得轻盈,此时反而更能以轻松的心情细细品味,不时即被周围鲜艳的果实、花朵所吸引,即便是路边的野花,也能让我们为它们拍摄最专业的写真集。此时,艾玛要我们抬头看看上空,手指着远方的山头,原来那就是刚刚所占的制高点,当下的感动和震撼着实撼动每个人的内心,佩服自己的当下,也自问是否还有勇气能再次挑战。

  正当一行人接近湖面,思索着在这深山里该如何进入下个景点时,湖边出现了一艘等待众人已久的洁白游艇。游艇主人站在船头,愉悦地向我们挥着手,热情地邀请众人登船。惊见游艇的当下是兴奋的,而令人感叹的是湖水的洁净,只需站在湖畔即可清晰看见水面下的一切。砂石随着水波摇摆,倒映着阳光并闪烁着宛如宝石般的光芒,真想学诗仙李白捞月一样,将湖水永远珍藏在自己的珠宝盒内。

  陶波湖另一项盛行的活动即是搭乘游艇体验野钓彩虹鳟鱼的活动;彩虹鳟鱼并不是新西兰的原生物种,是19世纪90年代由加拿大人引进的,由于湖水温度极适合彩虹鳟鱼的生长,现在陶波湖已经成为享誉国际的彩虹鳟鱼钓鱼区。船长告诉我们,彩虹鳟鱼是不允许在市面贩卖的,如果想要品尝鳟鱼的美味,唯有靠自己钓上来,而这也成为许多业余钓客在陶波湖最喜欢挑战的活动之一。

  由于正值午饭时分,加上稍早的健行早就让我们饥肠辘辘。登上游艇找到最舒适的位子休息,看着船长打开专业的BBQ用具,像魔法师般变出简易但丰富的一餐,鲜艳多彩的生菜、松软的全麦面包、烤盘上厚实的牛排,诱人的香气和透露出食材的新鲜程度。餐后,在船长指导下,众人纷纷架好专属的钓竿,有模有样地摆出专业的姿势,等待着鳟鱼上钩。

  饱餐之后船继续前行,转过一个弯儿突然眼前出现一座巨型毛利图腾岩壁雕塑。这幅位于Mine Bay 区域的岩壁雕塑,是由知名的雕刻家Matahi完成的。传闻当时Matahi刚学成不久, 为了展现对自身毛利族文化的骄傲,又担心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,当其乘船经过Mibe Bay时,便兴起以伟大的毛利航海家Ngatoroirangi 带领Tuwharetoa 和TeArawa部落来到陶波地区的故事为素材创作岩壁雕塑。根据记载,Matahi 历时4个夏季才完成这幅高达10米多的巨型沿岸石雕,试想上世纪70年代末,在游艇技术尚不发达之时,Matahi需先搭船,再转乘独木舟,在极为险峻的环境下完成这幅充分展现新西兰多种族融合的雕塑,不禁为新西兰人的冒险精神感到敬佩和感动。(摘自澳纽网)

责任编辑:魏碍